資金風波背後:瘦身自救,藍光發展何時引戰投待定

北京新浪網 (2021-05-13 14:2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資金風波背後:瘦身自救,藍光發展何時引戰投待定

伴隨著藍光發展(600466.SH)資金風波發酵,公司債券價格開始出現連續暴跌。

5月12日早盤,「20藍光02」債券價格一度重挫6%,當日最終成交價格75元,跌幅3.85%。在此前兩個交易日,「20藍光02」同樣出現暴跌:5月10日收盤價84元,較五一節前的99.95元跌幅近16%;5月11日收盤價78元,跌幅7.1%。

由此統計,五一節后的短短三個交易日內,「20藍光02」的價格急跌了25%。而另據貝殼財經記者統計,除「20藍光02」外,藍光發展包括「16藍光01」在內其他多隻存續債券同樣出現下跌。

早前,藍光發展頻繁因流動性問題被媒體討論。就在4月中旬,市場盛傳其或因流動性問題賣身某頭部房企。4月27日,藍光發展常務副總裁兼首席運營官楊武正以及上市公司當晚的澄清公告中,雙雙否認了「賣身傳聞」,並表示控股股東沒有考慮出讓控股權,在合適時機,藍光集團會考慮在股權層面引入財務戰略投資者。

問題在於,在債券價格持續暴跌,流動性危機凸顯的局面下,藍光引入財務戰略投資者有無正式時間表?就上述相關問題,貝殼財經以投資者身份致電藍光發展。其表示,目前藍光發展引入「財務戰投」尚無實質性進展,對於近期債券價格波動公司將會有綜合考慮,前期主要精力還是會放在保證到期債券兌付上。

評級被下調

「20藍光02」是藍光發展2020年3月23日發行的一般公司債。該債券發行規模7.5億元,債券年限為3年,2023年3月16日到期,債券的票面利率為7.15%。5月12日收盤,「20藍光02」最終報75元,較前一交易日下跌3.85%。

除了「20藍光02」外,近期,藍光發展旗下國內外多隻債券同樣下跌。

5月6日,彭博數據顯示,藍光發展旗下2022年1月份到期、票息8.85%的美元債每1美元面值買價下跌約15美分,至約57.5美分;2022年6月到期、票息11%的美元債券每1美元面值買價下跌約12美分,至51.9美分。

Wind數據顯示,5月12日「16藍光01」 收盤價90元,較之20天前的4月19日收盤價97元跌幅5.3%。「19藍光02」5月12日收盤成交價94.48元,較之4月19日的98.5元下跌了4.08%。

暴跌源於兌付風險的不確定。

5月5日,藍光發展公司家族評級被投資評級機構穆迪從B1下調至B2,同時,穆迪將和駿順澤投資有限公司所發行票據的有支持高級無抵押債務評級從B2下調至B3,該票據由藍光發展提供無條件及不可撤銷的擔保,上述所有評級的展望仍為穩定。

針對下調評級,穆迪副總裁、高級分析師楊昱穎表示:「下調評級反映了藍光發展的流動性緩衝削弱,原因是在中國信貸環境緊張及資本市場波動的情況下,未來 12~18個月該公司有大量債務到期。」

根據wind數據,藍光發展目前存續16隻境內債券,規模120.34億元,其中共有5隻債券將於1年內到期,合計金額43.84億元。

而這些債券中一旦有一隻到期兌付遇阻,或都將成為流動危機下,壓倒藍光流動性危機的最後的一根稻草。

「瘦身」成為現實路徑

在「賣身傳聞」流傳之前,藍光發展也曾先後賣身旗下多份優質資產自救。

對一眾房企而言,不斷舉債曾是其發展的有效策略。但在「三道紅線」的政策限制之下,這樣的日子一去不回,房企們也不得不想更多方法度日。而對於近幾年急劇膨脹的藍光發展而言,其2020年上半年末一度「三道紅線」全部踩中,面對即將到來的債務危機,「瘦身」成為了藍光發展擺在眼前的現實路徑之一。

去年10月下旬,藍光發展將「地產+醫藥」雙輪驅動戰略中的醫藥板塊上市公司迪康葯業,以9億元的低價賣給漢商集團。據了解,迪康葯業的交易價格對應的PE是6.9倍。按照當時同類型上市公司20-30倍左右計算,這次交易藍光幾乎是打了三折在甩賣。

然而,9億對於銷售額已過千億的藍光發展而言還是太少。

今年春節剛過,藍光發展再度出手,將旗下另一隻優質上市公司、主營物業管理業務的現金奶牛——藍光嘉寶(02606·HK),以48.46億元的價格賣給碧桂園,手裡僅留下0.42%的內資股,幾乎全盤轉讓。

不僅如此,為了能讓「三道紅線」達標,藍光發展還硬生生降低了發展速度。

2021年前兩個月,拿地金額不到10億元,和2020年同期相比,雖然受疫情影響,當時藍光發展的拿地金額也達到了13.3億元。

2020年年報數據顯示,公司當前仍踩中一條紅線。2020年,藍光的有息負債總額為722.44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加了約27%;剔除預收款后的資產負債率為73.03%、凈負債率88.57%、現金短債比為1.06。從「三道紅線」中其剔除預收款后的資產負債率超過70%的要求來看,其仍踩中一條紅線。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份之前,有傳聞稱「藍光發展組織架構大調整,有些部門裁員比例30%-50%」,今年3月,藍光發展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從去年開始按精總部強區域原則進行組織變革,沒有裁員,更沒有30%的比例。」

「引戰」時間懸而未定

顯然,出售子公司只是手段之一,僅靠這一手段還不足以讓藍光發展擺脫當前的兌付危機。

根據wind數據,藍光發展目前存續16隻境內債券,規模120.34億元,其中共有5隻債券將於1年內到期,合計金額43.84億元。

而這些債券中一旦有一隻到期兌付遇阻,或都將成為流動危機下,壓倒藍光流動性危機的最後的一根稻草。

參考陽光城、泰禾等事例來看,「引戰」或才是藍光發展整體抵禦風險能力可靠現實路徑。

2020年9月,陽光城引入泰康系34億戰投,幫助降低了融資成本及融資難題。2020年7月,泰禾集團實控人黃其森與萬科子公司海南萬益簽署股權轉讓協議,引入萬科24.27億元戰略投資,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其流動性危機。

或因如此,今年4月下旬,「融創中國欲收購藍光發展」這一傳聞在市場上曾廣為傳播。

從楊武正4月27日電話會議上的表態以及當晚的澄清公告來看,藍光發展目前只是對控股權轉讓「心存疑慮」,但對引入戰投的態度並不排斥。

其澄清公告中稱,「媒體刊登報導提及公司控股股東藍光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並不屬實……在合適的時機藍光集團會考慮在股權層面引入財務戰略投資者,沒有考慮出讓上市公司的控制權。上述控股股東股權層面引入戰略投資者事項存在著重大不確定性。」

問題在於,藍光發展對於引入戰投是否有適當的時間表。就此問題,5月12日下午,貝殼財經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致電藍光發展董秘辦,其表示,目前藍光發展引入「財務戰投」尚無實質性進展,若有進展公司將第一時間以公告形式發佈。另外,對於多隻債券價格急跌,對方表示,對於近期債券價格波動公司將會有綜合考慮,前期主要精力還是會放在保證到期債券兌付上,目前未有回購計劃。

同日晚間,貝殼財經以記者身份又致電藍光發展方面,並向其發送採訪提綱,截至發稿暫未收到回電。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彭碩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李項玲

舉報/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