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山黑水

民生頭條 (2021-04-28 06:3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白山黑水」指的就是長白山和黑龍江,一般泛指大陸東北地區…

改革開放

  1998年朱鎔基總理正開始推動國有企業 (國企) 「改革、脫困、攻堅」的三年戰役,當時執行方針的八字箴言是:「下崗、分流、減員、增效」。1998 – 2000年大陸國企下崗職工總數超過兩千萬人,主要集中在老工業基地和經濟欠發達的地區,當時東三省就佔下崗職工總數的四分之一,其中又以瀋陽市為主。

  大陸在2019年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年成功,一舉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回首朱鎔基總理在1998年推動的國企改革確實是至關重要的一步。

  瀋陽市是遼寧省的省會城市,我有幸在上世紀1998年走入瀋陽市,親眼見證大陸的改革開放,也結識兩位不可多得的人才,一位是當時瀋陽的慕綏新市長,一位則是和光集團的創辦人吳力總裁。

棋盤山

  1999年底,20世紀即將結束,21世紀的曙光即將降臨之際,瀋陽慕綏新市長在剛落成的21世紀廣場中心的世紀鐘下,埋入《本屆市長給百年以後瀋陽市長的一封性》。這個舉措聽起來像是小說中情節,尤其不可能發生在上世紀大陸的瀋陽市,但這卻是真實發生過的情節,這封信依然封存在廣場中心的世紀鐘下,但是慕綏新市長卻已於2002年3月2日肺癌過世。

  慕綏新出生在陝西省綏德縣,父母是共產黨黨員,他9歲時隨家人定居在長春;1970年畢業於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從冶金部三冶總公司的工人開始做起;1988年進入遼寧省政府工作;1990年起,歷任勞動局局長、建設廳廳長、省長助理;1996年,就任遼寧省副省長,1997年8月,就任瀋陽市委副書記、市長。

  我是在1998年加入瀋陽市民企「和光集團」,因為工作需要曾經參加過慕市長主持的國企經營管理會議,其中包括瀋陽飛機公司(爲美國波音公司代工)、瀋陽金杯汽車 (與日本Toyota企業合作生產)。當年四十歲的我曾親眼看著,慕市長神采飛揚、即席給予國企與會者提出經營與改善建議,不僅切中要點,而且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美國電腦巨擘Compaq 執行長Eckhard Pfeiffer於1999年3月9日抵達北京,和光集團安排瀋陽市委書記徐文才及市長慕綏新於3月11日在北京釣魚台賓館與Eckhard Pfeiffer會面,表達瀋陽市政府全力支持和光集團與Compaq的戰略合作 (附註一)。1999年3月9日釣魚台賓館會議雖然順利成功,但是Eckhard Pfeiffer卻在返美一個月後,辭職下台。

  1999年7月,瀋陽市副市長馬向東在澳門豪賭被舉發,瀋陽市一級領導均被要求前往瀋陽近郊的棋盤山作政治檢討。2000年12月,慕綏新以身體不佳為由,請辭瀋陽市長職務。慕市長雖然已經走下人生舞台,但是他留下絢爛而精彩的人生,卻依然長存我心中…

和光同塵

  和光集團創辦人吳力總裁畢業於蘭州鐵道學院,他的父親畢業於黃埔軍校,所以吳總的「成份」並不好,但是他能夠憑藉自己的聰明與努力,帶領一幫白山黑水的兄弟們,1991年從瀋陽開始創業,在不到十年時間就建立起三十多個分支機構的信息產業民企,員工曾經高達兩千五百人。

  和光集團在1998年成為IBM與Compaq兩大國際電腦品牌在大陸分銷市場的龍頭,利用強大的分銷渠道還同時代理著其他計算機相關知名產品,例如微軟、3COM、EPSON、Xerox,創造二十億人民幣的年營業額(附註二)

「和光」集團的名字是吳總從《道德經》:「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擷取出來的。雖然和光集團也已經走出歷史舞台,當時年僅四十歲的我,何其有幸能夠走入大陸政治與經濟狂飆的時代,見證當時的奇人異事…

————————————————————————————–

附註一:和光集團與Compaq的戰略合作經過,請參看拙作「生命饗宴」第五章「和光同塵」中「合縱連橫」一節。

附註二:「四辨和光」木斯執筆,中國計算機報《信息中國人》1999年4月15日 (上)、4月22日 (下) 分兩期發行。

==============================================

作者希望在「點滴在心」專欄分享2014~1960年五十年間的社會演變、心路歷程、以及職場經歷過的人事物,場景則涵蓋台灣、美國與大陸等地。計畫每兩週投放一篇文章,預計一年內共發表廿五篇文章 ( 20 / 25 )

The post 白山黑水 first appeared on 民生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