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快遞 — 封城時想群聚就去遊行

民生頭條 (2021-04-23 23:0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最近介紹過一個國內的藝文團體— 漢霖說唱藝術團,那時曾提到柏林愛樂,本週三在柏林市內就發生了千人以上的遊行(見連結視頻)。

抗議就算了,可是多數遊行參加者都沒戴口罩,遑論安全距離,最後甚至還演變成 針對維安警察的肢體暴力,不禁讓人嘆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德國,一向給人守法重紀的形象;德國人對於法律規定的遵守,有時甚至到了偏執的地步(我家就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

然,曾幾何時,一度的模範生,自從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卻是週週遊行,場場爆滿,而且完全不顧防疫規定。

前天示威活動的導火線是:德國聯邦國會欲通過的  新聯邦防疫法 (Infektionsschutzgesetz)。這個新法將給予聯邦政府針對新冠疫情 #獨斷的權限。

自去年疫情爆發開始,德國的疫情狀況始終起起伏伏,多數專家認為其主要原因在於德國的「聯邦制」。

以法國為例,法國總統馬克宏 可以針對疫情狀況,單獨直接下一道指令,不需要經過繁複的討論和立法過程,爭取最大時效性。

反觀聯邦制的德國,現有的防疫法是各邦政府的權限,總理梅克爾無法獨斷,必須先和16個邦政府首長(Ministerpräsident , 相當於我國的省長 )開會協商,當17人均為無異議時,才能發布全國性決定。

然,由於各邦疫情嚴重程度不一,邦政府著重點也不同(公衛安全或經濟發展),德國就一直面臨著「抗疫不同調」的現實。

只是,國與國之間有國境,邦與邦之間有邦界,但是 #病毒無遠弗屆。

南德的巴伐利亞邦封城,北德的薩克森邦卻搞嘉年華。新冠病毒隨著南北交流趴趴走,某些地區因為封城稍微好轉的態勢,又因為其他邦的人流而再度墜入疫情深淵。

科學家出身的梅克爾深刻理解:抑制疫情的唯二法門,一為封城,一為疫苗。在後者數量有限、無法快速大量施打的現實下,全德統一迅速的防疫措施 是唯一選項。

這個新聯邦防疫法,能讓德國聯邦政府(柏林)在客觀條件的規範下(以新冠疫情為例,當感染人數比例超過1/1000時),有權發佈適用於全德國的防疫規定,不需要浪費時間和各邦政府協調。

就小小公民立場的我看來,感覺此法的立法動機純正,立法內容也符合現實需求,實在沒有去反對的必要性。

然,在某些老德眼中,無論是此法、甚至是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所有的相關公衛規定(例如戴口罩、安全社交距離、封城等),都嚴重的違反了個人自由的原則,被他們視為 洪水猛獸的 「新冠獨裁」。

而反對群眾團體中,聲勢最大的應該是「橫向思考者」(德語:#Querdenker)。

他們標榜自己為能超越框架、獨立思考的另類思維者,不願意在政府和民間溝通不足的情況下,接受政府單方面的行政命令。他們認為那是違背民主精神的。

在一般情況下,舒舒能理解這些橫向思考者的訴求。存疑式的辨證思考,的確有利於社會整體思維的發展和進步。

然,新冠疫情猖獗了一年多的今日絕非「一般情況」;隨著各類變異病毒的出現和竄流,今天地球上的全人類其實處於「戰爭狀態」。那麼,在「非常時期」中,橫向思考者是否也該考慮和接受非常措施呢?

前天德國電視新聞中接受訪問的病毒學家已經開始警告第四波疫情的可能,而在法國的我,還正生活在第三波疫情 的封城日子中……

 柏林遊行實況:https://www.welt.de/politik/deutschland/video230561811/Corona-Protest-Kampfszenen-im-Tiergarten-nach-aufgeloester-Demo.html

#德國  #法國
#非常時期可以考慮擁有思考的柔軟性
#從歐洲看世界  #舒舒  #舒舒看世界

作者:舒寗馨
筆名:舒舒
臉書專頁:舒舒看世界

The post 柏林快遞 — 封城時想群聚就去遊行 first appeared on 民生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