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穹頂玻璃光之神

民生頭條 (2021-03-27 05:3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埃里克.邦特
法國玻璃雕塑大師個展
 
記者  李碧華報導
 
    全球疫情嚴峻未解,琉璃工房排除萬難,跨越疫情衝擊與鎖國藩籬,力促法國傳奇穹頂玻璃藝術家埃里克.邦特展出三十多件私密創作。這是創辦人張毅生前策劃的最後一個展覽,也是共同創辦人楊惠姍第一次獨挑大樑,擔綱國際展策展人。她感恩表示,歷經疫情及張毅的離開,展覽還能順利展出,是這麼多年來張毅對文化的使命感,對玻璃藝術的推動,埋下的種子已經發芽。雖然遺憾他今天無法到場,但他的精神和對文化的熱情,仍然被傳承,延續,與大家同在。出席開幕記者會的台北市副市長蔡炳坤除推崇琉璃工房對台灣文化藝術的貢獻,也對台北市能擁有這樣精采的展演空間表示感恩。
  
   
    做為接棒者,楊惠姍在開幕記者會上,看著現場播放2019年4月張毅在埃里克.邦特於琉璃工房上海琉璃藝術博物館亞洲首展時的致詞身影,不捨表示,張毅對一心一意想要推動的玻璃藝術,永遠都神采奕奕,其實那時他的身體已經很不好了。強調在全球各大博物館、展覽幾乎都因疫情停辦的此時,這個展的推出,讓身在法國的埃里克.邦特都驚羨不已,除呼應他的作品極力擺脫框架,掙脫束縛,更凸顯台灣在全球防疫的一枝獨秀。她承諾,只要熱情還在,還有一點資源,琉璃工房就會繼續努力。
 
   
   埃里克.邦特的作品覆蓋全世界,數量之多,量體之大,色彩之華麗,舉世無人出其右;他在非洲象牙海岸雅穆索戈大教堂(Basilica of Our Lady of Peace)完成全世界體量最大的彩色鑲嵌玻璃窗與穹頂,由上百萬片玻璃構成,總面積超過2500坪,歷時18個月。相對於此,在他精心營造的私密樂園裡,作品褪去五光十色的繁華,顏色回歸最本質的純粹,跟著玻璃走,恣意流淌,隨心奔放,展現藝術家滿盈愛與自由的靈魂。此次他特別為台北展取材台灣海洋國家意象,以海神波塞頓為主題創作全新作品《風潮》,銀色的波浪在藍海中翻騰,成為全場吸睛亮點。
 
    這些雕塑作品,迴避了藝術家精熟的穹頂玻璃所有技法,不再見斑斕色彩,不再見規矩彩繪,無所拘束,有扭曲,有碎裂;以光明的金、純粹的透,及土地的黝黑呈現,充滿抽象的浪漫、掙脫束縛的解放。原始策展人張毅說:這個嶄新的埃里克.邦特,並非無來由的誕生,而是他的自我解放:穹頂玻璃越龐大,色彩越華美,藝術家心底創作的反向力量越是積累,越是蘊釀。他也許渴望直指人心,渴望全然掌握,渴望看盡繁花之後的安靜簡潔,尋得一個機緣,他就大聲吶喊,奮勇殺出!
 
 
埃里克.邦特崇尚自由創作,透過雙手,讓自己被材質帶著走,任何對作品的解讀都是被允許,被鼓勵的。在他的創作裡自由意識貫穿始末,聽從感官的召喚。我們看到如《慧星塵埃》《浮雲》《飛翔的鴿子》這幾件作品,簡潔的線條,自在的彎曲,雕刻的粗細變化,透過光影漸變,一切彷彿有了生命,玻璃變成劃過天際的慧星,飄過的一陣風;雲動了起來,鴿子也飛了起來,浪漫的意象,讓觀眾思緒隨作品恣意翱翔,形成了屬於他自己的藝術語言。
 
而金,一直被視為神聖與永恆的象徵。它源自地球的核心,是天地的饋贈,是神的禮物。埃里克.邦特眼中的金,和玻璃一樣,與光的那種令人心馳神往的互動,隨著視角不同而擁有極大的變幻。埃里克.邦特頻繁地使用金色,比如《日焰》《冰焰》這幾件作品,在藝術家的意志下,金與玻璃的關係呈現不同的效果:金色蜿蜒於玻璃之上,可以是一種彰顯,也可以漸漸湮沒;它是光的媒介,或乾脆成為光源本身。金色,以無與倫比的存在感,滲透其中,相映枯榮。
 
    大地的沉思,人間的反省,稍縱即逝的鴻爪雪泥,是埃里克.邦特心底無可抑止的詩。愛與自由,是玻璃藝術最可貴的信仰,也是埃里克.邦特內心不容侵犯的神聖之所。本次展覽將在3月28日起正式對外開放,歡迎民眾把握機會蒞臨觀賞。
 
主辦 Organizer 
琉璃工房文教基金會 
協辦 Co-organizers 
琉璃工房、Galerie Capazza、 上海琉璃藝術博物館 
支持 Sponsor 
奧圖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展覽作品、新聞稿、現場照片檔案下載:
 

The post 世界最大穹頂玻璃光之神 first appeared on 民生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