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職業足球夢」之33 更可怕的學習強者「脫亞入歐論」

民生頭條 (2021-03-24 19:1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前言

要落實「台灣職業足球夢」,必須先承認現在我們的紮根,看似有點樣子卻虛有其表,而職業化卻存在著「假象」;國家隊在亞洲仍無力突破「基本門檻」,女足亞洲五強實力擋在我們前面,男足還無力衝破「亞洲20強」行列,我們憑啥向國人炫耀今天足球的驕傲?

 

本系列前16篇的前言,中華足協改組很快兩週年過去了,從國民政府遷台開拓足球發展逾70年了,發哥直指我們努力追趕未必要求遠取經,東亞鄰近最成功的日本足球崛起之道,足以讓我們翻身而起。因此本篇開始,再揭「東瀛足球可怕秘笈」,發哥用心一篇篇切入揭開了日本足球今天成功之道,足為我們體育界不僅是足球,甚至也足為其他運動推展之借鏡,只要用心看肯虛心學習討教人家長處,道理盡在其中。

 

更可怕的學習強者「脫亞入歐論」

 

日本總是在同樣的起點,甚至在更為落後的情況下起步,卻總是最快地發展,成為亞洲第一或是亞洲的代表。19世紀,中國被英國的大炮轟開國門,日本被美國的黑船逼開了國門,同樣的際遇,日本卻成為亞洲第一個擺脫西方列強欺凌、走向現代化的國家,甚至成為列強中的一員、成為開始欺凌亞洲鄰國的東洋鬼。

 

20世紀,同樣在二次大戰後的廢墟上站起,日本的經濟在最短時間內成為了亞洲第一、世界第二,日本成為八國集團中唯一的亞洲國家。

 

現在邁入21世紀,連日本足球都成為亞洲的代表,成為亞洲足球尊嚴的捍衛者。這實在讓我們有些抬不起頭來,實在讓我們對這個只有37萬平方公里的島國說不出什麼來了,只能表示敬意!

 

日本是怎麼做到的?想起了福澤諭吉,那位被稱為日本伏爾泰的著名教育家、啟蒙思想家,想起了他那段非常著名的話:「日本不可猶疑,與其坐待鄰國之進步而與之共同復興東亞,不如脫其行伍,而與西洋各文明國家共進退。」這就是著名的「脫亞入歐論」。

 

日本在向中國學習了幾千年之後,很快就找到了新的老師,一個新的強者,當時在歐洲發展最快的德國,並很快也成為帝國主義列強之一;當被美國的炸彈和原子彈炸成一片廢墟之後,日本首先學習的就是美國,日本是只選擇強者作為老師,雖然這個強者是打倒了他的強者,日本也是誠心請教,二次大戰後日本向美國派去了大量人員學習,學習一切,從思想到制度到技術。只用二十多年,日本就實現了經濟上的崛起,又是亞洲第一了。

 

說回足球,在上世紀30年代之前,中國足球水準為全亞洲之冠,中國當時的球王李惠堂和巴西球王比利以及後來的獨狼羅馬里歐一樣,是迄今世界上進球逾千個的巨星之一,何其輝煌!那時日本足球和中國的差距可能就像唐朝時國力的差距。就是上世紀90年代初的時候,中國足球也是不輸於日本的,不過從那時起,人家日本就開始把足球當回事了,就開始把福澤諭吉的思想用到足球上了,又開始向足球界的強者學習,這時他們選擇的是巴西。又是20年,20年過去,日本足球又成為亞洲的佼佼者,成為亞洲足球的捍衛者之一!

 

向強者學習,這是日本的秘訣?中國大陸也都學了,職業聯賽也有了,請過若干外籍教練,可是為什麼學出來的不對味呢?為什麼越學越倒退呢?難道是中國人的文化博大精深、底蘊深厚,實在難以像日本一樣輕裝上陣嗎?不僅僅是足球。

 

想起福澤諭吉的另一段話:一個民族要崛起,要改變三個方面。第一是人心的改變,第二是政治制度的改變,第三是器物與經濟的改變。這三個方面的順序,應該先是心靈,再是政治體制,最後才是經濟。把這個順序顛倒過來,表面看是捷徑,但最後是走不通的。這段話對我們足球也適用,並且還不僅僅是足球而已。

   

The post 「台灣職業足球夢」之33 更可怕的學習強者「脫亞入歐論」 first appeared on 民生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