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總裁的孩子的母親竟然只是個賣身還債的女人,而說好了是龍鳳胎,怎麼還會出現一個長相相似的小兒子呢

滔客 (2020-12-18 11:4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作者:追讀)

第1章楔子:家變

“湞湞,你爸他、他上了公司大廈的天台,想要自殺啊!你快點趕過去——”

啊?!

鍾湞被媽媽拖著哭腔的這通電話給嚇得跳起身,來不及應一聲,拎著手機就跑出了演藝學院的女生宿舍,全然不管寒冷的雨點打在身上,狂奔向校門口。

偏偏學院地處市區邊緣,來往車輛稀疏,根本不見有出租車經過,鍾湞急了,不顧一切地衝下路面,張開雙臂攔截飛馳而來的一輛私家車。

吱!

特助嚮明急踩剎車,賓利發出尖銳的聲響後停在離鍾湞十釐米不到的地方!

“封總,您沒事吧?”嚮明定定心神,連忙問坐在後座的自家大BOSS。

“我沒事。”封北宸微皺眉頭說道。

這時,鍾湞已跑到車門邊敲打玻璃窗,彎腰往裡張望著一疊連聲地哀求:“我有急事要趕去淦源大廈,麻煩載我去好嗎?求求您了!”

嚮明一按鍵,車窗徐徐降下。

封北宸清冷的眸光落在鍾湞那張溼漉漉小臉上時,微微怔忡。

嚮明剛想衝外面的鐘湞喝罵,封北宸卻先一步發話:“讓她上來。”

“……哦。”深感意外的嚮明,慢半拍地應了聲,按開鎖鍵,任由鍾湞矮身坐進副駕駛座。

“謝謝,謝謝!”

鍾湞忙不迭道著謝,焦急的眼神始終盯住賓利啟動,然後在前方路口調頭。

誰也沒說話,車廂裡氣氛凝固。

宋北宸透過忽明忽暗的光線盯著鍾湞的側臉,怎麼看,都覺得她跟他潛藏心底的那抹身影產生重疊效果。

可惜鍾湞一心牽掛著爸爸,不曾分神回頭看一眼。

在悶局中風馳電掣了大約二十分鐘左右,終於開到目的地,淦源大廈。

此時小廣場上囂鬧非凡,救護車和消防車全都集結停在一邊,大堂門口拉起了警戒線,架設巨型氣囊,消防員和保安員、警察等全部嚴陣以待,將扛著長槍短炮拍攝器材搶新聞的媒體記者們和圍觀者勸離驅散。

鍾湞不等車子停穩,一把推開車門就探腳下地。

“啊!他跳了!”人群裡不知道是誰先發出了尖叫聲,隨後的驚呼此起彼落。

嘭!一具沉重的身軀從38樓直直墜下,砸在氣囊邊緣處,最後滾落地面上!

現場頓時人聲鼎沸,嘈雜不堪。

“天吶!好慘!”

“不要看了,快走!”

“我去,肝腦塗地了都!”

剛要跑過去的鐘湞兩腳發軟,只覺眼前一黑狂冒金星:“不!不要!爸——”話還沒喊完,她倒地昏了過去……

一週後。

高聳入雲的宸星控股集團大廈。

封北宸坐在頂層CEO辦公室裡批閱文件。

嚮明走進來彙報:“封總,篩選結果已經出來了,您請過目。”說著就將一份資料遞過去。

“直接說重點。”封北宸面無表情連頭也不擡一下,聲音沒有任何溫度,他不想分心管這種事。

嚮明訥訥地收回資料:“入選者叫鍾湞,今年十九歲,本市演藝學院的大二學生……”

“鍾湞?”封北宸重複著這個熟悉的名字,腦海裡浮現出一週前寒冷雨夜裡倉惶攔截他車子的女生面容。

嚮明感覺到大BOSS已經記起鍾湞是誰了,不由得提高聲調說:“對,她就是那晚攔我們車子趕去淦源大廈的女孩子,我見她無論長相還是各方面的條件都符合您的要求就格外留意她家的動靜,果然她在鍾淦源死後走投無路——”

眼看他就要將近幾天以來不斷被媒體報道的淦源公司和鍾家所有動態全搬出來,封北宸便不耐地一擡手製止:“好了,就她吧,你記住保密措施要做好,出去。”

說完,繼續低頭批閱文件,看都不看愣站在原地的嚮明……

當晚8點,鍾湞掐準時間來到約定的地方,忐忑不安地等候著。

今晚本來是爸爸的頭七,她應該在家裡給他辦拜祭法事燒點紙錢什麼的,可是自從爸爸自殺死了之後,她和媽媽被債主搜幹刮淨身上的錢銀轟出了家門流落街頭,所有不動產以及公司全被他們申請凍結了。

要不是閨蜜好心收留,恐怕她們娘倆要睡天橋底,不料禍不單行,媽媽在外頭奔走向親戚借錢時,一不小心摔倒地上,後腦磕到尖利石頭導致顱骨受損,送院動手術後至今仍昏迷不醒。

又是操辦爸爸的後事,又是照顧躺在病床上的媽媽,鍾湞她心力交瘁,但最為棘手的是鉅額手術費和治療費,身無分文全靠閨蜜出錢出力總不是辦法,她試著硬起頭皮去男朋友季雲霄家求助,果然如她所料的那樣,被拒之門外就是不見!

自打爸爸自殺之後,季雲霄和季家人就沒出現過,一個電話一句慰問都沒有,以前熱烈追求她的那個男子彷彿從不曾存在!

最最讓她寒心的卻是大伯一家子,一夜之間他們消失得無影無蹤,連臉都不露一下!

要是短時間內籌不到錢繳納醫院的欠費,媽媽就得被停藥,那後果不堪設想,就在這時,她接到一通神祕電話,問願不願意代孕,報酬是兩百萬。

沒有選擇的餘地,能救媽媽就算讓她做什麼都願意的,她一口答應下來並做了全面體檢,今天下午再接到電話通知,說她符合條件,而且今天剛好是她的排卵期,所以讓她來這裡一併籤協議書和交付第一筆定金,然後實施代孕程序。

吱——

一輛黑色奔馳靠邊停下,聲響把神思飄遠的鐘湞拉回到眼前,她不禁手有些顫抖,臉色蒼白地望著降下的車窗。

“上來!”坐於駕駛座上的嚮明頭戴黑色棒球帽,還特地罩上大口罩把面容遮掩嚴實,他向呆怔的鐘湞頻打手勢。

鍾湞只得拉開後座車門坐進去,嚮明已把事先準備好的協議書遞給她:“鍾小姐,你仔細看好之後簽名,一百萬會先匯進你帳戶裡,等生下了孩子再把後期一百萬交付,還有,為了孩子健康,也為了可以成功受孕,所以我得事先聲明,這必須進行生理受孕。”

生理受孕?翻看合同的手兒一頓,鍾湞霍地擡頭盯住嚮明,她知道這四個字意味著自己要和一個陌生男人發生關係!


第2章楔子:不為人知的祕密


但是,為了媽媽,沒別的選擇!

“好!”鍾湞從牙縫裡迸出一個字,接過嚮明遞來的簽字筆,窮盡畢生的定力強迫自己在最後一頁簽下了名字。

嚮明滿意地收回了協議書,啟動車子開到附近一個大型停車場,再次從儲物箱裡拿出一條黑布,下車繞去打開後座車門:“我要把你眼睛蒙上。”

鍾湞默默閉上了雙眼,任由他擺佈。

蒙好後,嚮明扶她下地,安置坐進另一輛車子裡,這回才正式將她帶到指定的郊區別墅裡,交由專屬女管家打理。

“小姐,我帶你先去泡溫泉,稍後就會把你送去房間,至於接下來要怎麼做,你應該明白了吧?”女管家壓著聲音一邊扶她進浴室,一邊問道。

鍾湞不知道要搖頭還是點頭才好,可是人家已不等她迴應,三幾下扒了她的衣服,扶她跨進浴缸裡泡著。

十來分鐘帶她起來沖刷,洗淨之後只給她披了單薄的浴袍,說是……方便做……

緊張,極度忐忑。

等手指因為扭擰床罩過度被勒疼了,鍾湞才後知後覺自個兒坐在床邊沿上,她皺皺眉頭想把矇眼布拿下來。

就在這時,咔嚓!門鎖響動,她下意識的頓住手。

封北宸黑眸冷冷地透過微弱光線看著坐於床邊那個緊張侷促的小女人,他直接走去沉沉坐到她身邊,像個羅剎般輕啟薄脣:“躺下。”

一股淡淡的古龍水香味鑽進了鍾湞的鼻子,她害怕地往旁邊縮了縮,卻又在

說話間,感覺男人正慢慢逼近自己,並且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往床芯裡撂摁。

鍾湞壓制不住喉間的悶哼,下一秒,男人炙熱的氣息就噴灑在她的頸間,讓她手腳登時不知該往哪放。

深知自己已是肉在砧板上,再掙扎都是徒勞的。

男人的大手撩開她浴袍的邊襟撫摩著她,光潔皮膚給他帶來的觸感讓他頭皮陣陣發麻,呼吸不由自主加重了幾分。

鍾湞渾身都在顫抖,她撇開臉,緊閉雙眼儘量避開他氣息的侵襲,不斷催眠要自己忍耐。

“害怕?抖的這麼厲害。”封北宸解著襯衫釦子,啞聲問道。

“我……沒事,就是有些……緊張。”鍾湞結結巴巴的迴應,聲音雖抖得不像話卻仍然好聽。

竟然,讓封北宸不覺得討厭,他甚至一把執起她的手往身上按:“既然沒事,就幫我脫衣服。”

愣了愣,僵硬的伸出手去解他衣服上的那些釦子,她的手很涼,碰到男人身上,居然讓他生出一種想要保護她的感覺。

這種陌生的感覺令封北宸一秒清醒,並且馬上甩去這想法,抓住了她的手拉下:“動作太慢了。”

……

這一晚她竟然數不清被男人折騰了多少次。

到最後她沒有力氣喊叫了,怎麼睡著完全不知道……

第二天上午醒來,鍾湞發現眼睛上又矇住了黑布條,屁股底下墊了只枕頭。

男人消失了,由守在床邊的女管家侍候她起身穿衣服,洗漱,以及吃早餐。

“小姐,從今天開始您只能待在這裡,不能出這棟別墅半步。”

“可是我要打電話。”

“我替您撥出去。”

鍾湞在女管家的協助下打電話去確認交易定金已到帳,還交付了醫院的所有欠費。

十天後,由私人醫生過來給她進行血檢。

很幸運,她成功懷孕了。

懸在心頭的大石終於放下來,因為按照協議書規定,如果受孕失敗,她還得再次和那個男人同床共枕。

確診之後,鍾湞在某天夜裡被祕密移送到一個湖心島上靜養安胎。

湖心島地處一片廣騖水域,四周無人居住,只有唯一的一幢別墅建於上面,女管家陪侍著她入住,而且不再限制她走動。

不久,一批醫療器械運抵,隨行的還有一名資深婦科女醫生。

鍾湞一眼認出女醫生就是閨蜜的堂姨謝蘭,可她裝作認不得對方

,而謝蘭也在一怔過後如無事人般住下。

雖然生活簡單枯躁,卻也一天天被精心護養著過下去,一眨眼已懷了五個多月,謝蘭告知鍾湞她這胎是好事成雙。

頭一次懷孕就是雙胞胎?鍾湞的心情很複雜,撫著肚皮久久沒有說話……

離預產期還有一週,她提前陣痛宮縮,折騰了十幾個小時還是沒辦法生下來,連謝蘭都害怕了,讓女管家呼叫快艇來送她們去附近大醫院。

途中,鍾湞拼盡全力,竟先後生下了一對龍鳳胎。

女管家喜出望外,急於帶上兩個孩子趕回去向主人覆命,見鍾湞明確拒絕了她派車子送人的好意,就不作多想匆忙走了。

鍾湞坐上謝蘭的車子,往A市趕路,一陣腹痛再次襲來,謝蘭連忙停車到路邊給她做檢查,發現她肚子里居然還有一個孩子!

“天啊!可能是之前做檢查的時候,這孩子藏在哥哥和姐姐後面沒被發現到!”謝蘭向鍾湞解釋說。

一股激動令鍾湞不顧一切用力握住謝蘭的手腕:“蘭姨,不要告訴僱主有這孩子的存在,求您了!”她已經同時被奪走了兩個孩子,不想連這個也失去!

謝蘭看著鍾湞堅定的眼神,點了點頭,連忙將車子開進了樹林裡,很快,哇!一聲嬰兒的啼哭聲傳出。

“蘭姨,給我看看孩子。”鍾湞顧不上擦一下週身淋漓的大汗,嘶聲說道。

“是個男孩子,好可愛啊你抱抱,喏……”

第3章: 狹路再相逢


三年後的一天清晨,C市,一棟舊公寓裡。

咯咯!

敲門聲把鍾湞吵醒了,然後閨蜜溫禾脆聲喊:“小兔子乖乖,樹洞洞打開!”

鍾湞眼睛還沒睜大,旁邊躺著的小糰子靈活翻身下地,跑過去開了門放溫禾進來。

無奈坐起揉眼睛,鍾湞啞聲說:“怎麼這麼早啊?”

溫禾溼頭髮還包著毛巾,抱住兩胳膊滿臉嫌棄地撇嘴兒:“不早了,快點起來坐班車回A市,遲到了就把面試搞砸了!”

“謝過愛妃叫床之恩,朕這就起來梳妝打扮。”鍾湞衝她擠出笑容,想哄她笑。

“切!叫床之恩這麼肉麻的話都敢說出口!”可溫禾不領情,徑直牽起小糰子肉肉的小手兒,完全不鳥她:“天佑寶貝,來,禾姨帶你去刷牙牙洗臉臉。”

鍾湞只得下地趿拖鞋走去衣櫃翻找得體的衣服,耳朵卻聽見又萌又帥的小包子說:“禾姨,我們幼兒園老師說,家長跟我說話儘量不要用復語,比如刷牙,不用說成刷牙牙這樣的,因為我已經長大了。”

噗!鍾湞差點跟溫禾同時噴笑,兩閨蜜對視一眼,忍住。

“好吧,鍾天佑你說得對,以後禾姨會注意的。”溫禾收斂起表情,認真嚴肅地迴應道。

要不是急著趕坐班車,鍾湞真想過去好好抱一下兒子和閨蜜。

這三年以來,幸虧有他們在她身邊陪她渡過人生中最低落的時刻,否則她可能熬不下去,會瘋掉。

洗漱,裝扮一新從房間出來,鍾湞看著鍾天佑小朋友一雙小手兒趴住茶几邊緣,一臉正經地描寫著英文字母,那認真的小模樣兒實在太惹她憐愛。

“小包子,別寫了,先吃早餐吧。”她坐到沙發上,將頭臉貼去熨燙兒子。

鍾天佑頭也沒擡,還蹙起小眉頭:“鍾湞,請叫我學名鍾天佑,我現在正寫著英文字母,別讓我分神好嗎?你快去趕班車吧。”

呃,鍾湞尷尬了,懂事的兒子倒顯出她的不懂事了!

“看,上演現實版的天才兒子笨蛋媽了吧?告訴別人鍾天佑先生是你肚皮裡蹦出來的,恐怕也沒人相信。”一旁的溫禾不忘落井下石去損鍾湞。

“我兒子小小年紀你就教他計算加減乘除,然後還嫌不夠又教他26個字母,溫禾我警告你,別生生將我兒子弄成少年白頭!”鍾湞沒好氣地瞪了瞪閨蜜。

“好了!你去趕車吧!”溫禾和鍾天佑居然異口同聲的說道。

鍾湞不禁眉頭一皺,溫禾已快手快腳將包包塞進她懷裡,並且推著她出了門,還不忘叮囑:“路上記得看我給你下載的甄嬛傳,腦補職場風雲,有備無患避免踩坑!”

轉頭,鍾湞回嗆:“那劇集都看了無數遍了,跟職場風雲完全不搭邊!”

“哎呀,你們好吵。”鍾天佑小盆友很不悅地嘟嘴抗議。

鍾湞衝他擺委屈臉,無辜地嘟脣,溫禾看不下去了,低斥道:“再不走,你真要趕不及了!”

擡腕看錶,鍾湞低低咒了一聲,連忙揮揮手跑向電梯口。

緊趕慢趕,終於搭上了前往A市的大巴。

兩個小時後抵達,攔了出租車來到宸星控股集團公司總部大廈。

還好,11點才面試,時間還充裕。

鍾湞走去前臺詢問,身穿制服的女接待員正想指引她,兩眼卻忽然發亮,倏地挺直腰板,將兩手交握擺放身前。

莫名地隨著她目光回過頭一看,鍾湞見到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從大堂門口走入,為首那個猶如鶴立雞群的男人面目相當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封總好!”女接待員向那個男人鞠躬行禮。

哦!他就是宸星控股集團的CEO封北宸!鍾湞確認了他的身份後不免多看他兩眼。

封北宸淺淺地對大堂裡員工們此起彼落的招呼聲點頭回應,視線不經意從鍾湞身上一掠而過,立刻又調回去。

他身後的嚮明也看到了鍾湞的存在,真是見鬼了,她怎會在這?!

封北宸很快恢復了過來,收回心神步伐不改地率先走進電梯間,他站定後,側過臉給嚮明遞去一記眼色,嚮明立馬會意,掏出手機走去一邊撥打電話。

專屬電梯來了,封北宸走進梯廂,嚮明慌忙跟入,留下其他下屬躬身恭送。

梯門合上後,嚮明也收了線,低聲報備:“封總,她是來面試小祕書職位的。”

封北宸沉吟兩秒,下令:“讓她參加面試,但不錄用。”

“是。”嚮明不敢怠慢,再撥電話去照辦。

於是,完全不知就裡的鐘湞,被面試官、CEO祕書室的室長張君燕給三言兩語打發回去等消息。

鍾湞是明眼人,從張君燕的態度裡看出自個兒是沒戲的,所以她離開宸星控股之後,馬上去買了份報紙坐小公園裡查看招工廣告和房屋租賃。

自從三年前抱著剛出生的兒子投奔到C市去找閨蜜溫禾,她就只每個月中和月底才回A市這邊的療養院探望植物人媽媽。

可目前,從C大新聞系畢業的溫禾已被A市電視臺招聘入職,她自己也大專畢業了,是時候搬回來A市紮根立足。

找工作,找房子,成了她們燃眉之急。

整個下午,鍾湞都在房產中介帶領下,看了好幾套房子,要麼租金貴,要麼環境太差,始終沒一箇中意的。

夜色濃重了,她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好友方馨萍的獨立屋去借宿。

方馨萍是豪門方家的私生女,跟鍾湞是高中同學,兩人屬於好友以上,閨蜜不達的交情,這次也是她通知鍾湞說宸星控股招聘小祕書的。

按密碼開鎖進屋,順手亮了客廳的水晶大吊燈,眩目的光線讓鍾湞半眯起了眼環視一圈兒,確認方馨萍並不在家,她登時跨下雙肩,拎包包蹣跚走進客房裡。

嗡嗡!

手機適時在褲袋裡震動。

鍾湞拿出來看來電號碼是方馨萍的,馬上接起:“喂?你什麼時候回家呀?”

“鍾湞,你趕緊來門口!”方馨萍扔來一句就掛了。

聽她語氣挺急的,鍾湞不敢耽擱,調頭出去開了廳門,站在院子的大門前張望,外面並沒有方馨萍的影兒,這是要鬧哪一齣?


更多精采文章請見滔客:https://talk.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