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當天,男友跟閨蜜在洗手間的對話。她才知道,渣男不僅害死她父母,還想奪走她家產!

滔客 (2020-12-18 12:0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作者:追讀)

1218.jpg


第1章:穿著婚紗碰瓷

希爾頓大酒店。

蕭淺歌穿著白色的婚紗,走在奢華的走道上,她擡手看了看腕錶,精緻的面容上滿是緊張和期待。

今天是她和相戀七年的男友陸白秦結婚的日子,可他怎麼還沒來?

“白秦,你真的要娶淺歌嗎?你是不是不愛我了?你別忘了,我還懷了你的孩子啊!”

過道旁邊的洗手間,忽然傳來熟悉的聲音。

蕭淺歌腳步微頓,不由自主的走向洗手間外,就看到牆壁上的鏡子,恰好反射映照出小隔間裡的情景。

只見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將穿著紫色裹胸禮服的嬌小女子摟在懷裡,他聲音磁啞的誘哄:

“靈兒,別瞎想。這七年來她連手指頭都不讓我碰,我怎麼會喜歡她?我娶她只是被逼無奈,也是為了她爸媽留下的那筆財產和學校,幫助你得到今年的最佳女主角。”

“況且之前為了你,我害死了她的父母,你還看不出我心意?”

“那等目的達成,你就立即和她離婚,光明正大的娶我,給咱們的寶寶一個名分。”

女子嬌柔的說著,雙手環繞住男人的脖頸,主動往男人身上貼。

“好。”
男人低頭吻住她的紅脣……

蕭淺歌難以置信的癱靠在冰冷的牆壁上,臉色一片蒼白。

她真的不敢相信,即將和她結婚的男朋友陸白秦,和她最好的閨蜜夏靈兒,竟然聯手欺騙她算計她,還謀害了她的父母!

她很想衝進去質問清楚,可是身體像是灌了鉛般沉重,做不出任何的反應。

她只能愣愣的看著那不斷震動的門,感覺有一把把尖銳的刀子在狠狠的無情的扎她的心臟,疼的她快要窒息。

她和陸白秦大學就相愛,他對他一直很好。

他還說,淺歌,你是我最愛的女人,我不願你那麼累的拍戲,也不想看你和其他男演員有親密戲份。

於是為了他,她放棄了演戲和出國深造的機會,陪他一同壯大公司,成為金牌經紀人,甚至幫他力捧夏靈兒。

可是沒想到……沒想到她一直在為他們做嫁衣!

蕭淺歌喉嚨火燎燎的難受,像是哽了塊堅硬的石頭。

她的雙手緊緊握成拳頭,指甲也陷入了掌心。

可她感覺不到絲毫的痛,極度的痛心漸漸轉換為仇恨,她冷清的眸子裡升騰起蝕骨的毀滅。

爸媽,你們放心,我一定會讓陸白秦和夏靈兒付出代價!我一定會為你們報仇,拿回屬於我的一切!

蕭淺歌痛心又深沉的看了眼洗手間內兩人的身影,轉身小心離開。

可剛走到過道,她猝不及防撞在一個冷硬的胸膛。

她擡頭,就看到一張深邃俊朗宛若雕刻的面容,本該賞心悅目的臉,可是卻有著一雙狹長的鳳目,透著與生俱來的淡漠和令人不寒而慄的威嚴。

尤其是此刻那雙鳳目猩紅泛著血絲,像是被惹怒隱忍著的雄獅,隨時會撲上前要了人的命。

男人噙睨了她一眼,薄脣譏諷的冷哼:

“穿著婚紗碰瓷,還真是不折手段。”

話落,他大手拽住她便往旁邊的房間拉去。

蕭淺歌還沒反應過來,房門已經“砰”的一聲被關上。

她看著毫無一人的房間,和眼前霸道強勢的男人,連忙驚慌的掙扎大喊:

“你幹什麼?你放開我!我不是故意的!更不是碰瓷!”

“女人,別再裝,欲擒故縱,我見得太多。”

男人猛地將她抵在牆壁上,一隻手霸道的扯下她的婚紗。

他冷俊不羈的面容間沒有絲毫的耐心和情愫,有的只是強勢的佔有和侵略。

裹胸婚紗被扯下,猶如凋謝的花朵落地。

蕭淺歌整個人都傻住了,她竟然這樣的呈現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男人面前!她的身體從來沒有任何人看過!

她羞恥又憤怒的使勁兒掙扎,伸手用力去推男人的胸膛。

可是男人的皮膚十分的滾燙,哪怕隔著衣服,她也能感覺到他身體深處的火熱。

她明顯聽見了男人更加粗重的氣息,條件反射的就想縮回手。

可男人猛地抓住她不安分的兩隻手,反按到了牆壁上,另一隻手肆無忌憚的扯去她最後的貼身屏障。

蕭淺歌滿臉通紅,又羞又恥的低頭就要去咬男人,男人卻霸道的捂住她的嘴,完全將她整個身體定在牆壁上,無法動彈。

“唔……放開我……”

她激烈的掙扎著,可不斷扭動著的身體,卻引得男人近乎瘋狂強勢的掠奪。

男人看著她痛苦的模樣,涼薄的脣畔揚起一抹譏諷的笑意。

“掙扎什麼?這不就是你想要的?我成全你!”

惡劣譏諷的話語響起,撕裂的疼痛瞬間侵襲蕭淺歌的四肢五骸。

……

房間內瀰漫著濃郁的歡愛氣息,壓得人喘不過氣。

蕭淺歌無力的頹坐在地上,看著地上的婚紗,通紅的眼裡滿是呆滯的絕望,和無邊的冷嘲。

今天本來該是她結婚的日子,可是她和陸白秦卻穿著各自的禮服,和別的人發生這般羞恥的事情。

老天是在捉弄她嗎?還嫌她不夠慘嗎?

此時男人已經整理好了衣服,西裝革履的他看不出絲毫情動過的痕跡,眼睛裡的猩紅也全部褪去,本就高冷的他顯得更加淡漠遙不可及。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癱坐在地上的女人,她像個沒有靈魂的木乃伊,臉色那麼蒼白,原本精緻的紅妝讓她看起來更加的悽慘冷怨。

在她旁邊的婚紗上,一點落紅更是那麼顯眼,似乎在控訴著剛才發生的一切。

他黑無邊際的瞳眸不禁微動,片刻,他拿出一張支票,動作瀟灑的寫下一串數字,遞到她跟前,猶如帝王般俯視著她說道:

“立即離開,以後別再痴心妄想。”

無數接近他的女人,不是為了錢,就是為了嫁入豪門做他的夫人。

不過,她們從來沒有機會。

眼前的女人,不過是稍微多了些演技,甚至,更懂得找準這樣的時機。

想到今天這樣的情況,從未出現過的情況,他冰冷的眸底更是多了抹狠厲。

何嫣然竟然敢給他下藥,看來,是他平時太過仁慈了!

而蕭淺歌緩緩擡起頭,看著眼前那抹極其高大的背影,脣角微微抽搐。

論外表,他真的是個無可挑剔的完美男人,那高大筆挺的身姿包裹在純手工定製的西裝中,渾身散發著與生俱來的華貴和威逼氣場。

可是他的人品……呵。

強了她,還要拿錢羞辱她?

她瞥了眼他手中的支票,原本冷然的眸子,忽然一亮。

那支票的擡頭,竟然是“墨庭笙”!

第2章:不要臉的小三

墨庭笙?難道他是貴族世家墨家的繼承人墨庭笙?

據說墨家是當真世上少之又少的真正世家貴族,其產業遍佈全球,只要稍微動動手指,就能引發一場金融災難。

就如墨家旗下的恆星娛樂公司,娛樂圈內的龍頭,旗下的藝人明星無不是奧斯卡各獎項的青睞者。

不過聽聞墨庭笙為人極其高冷,手段殘忍叱吒風雲,從來沒有人敢招惹他,因此迄今為止從來沒有記者拍到他的任何一張照片。

他就像是傳說中的神祗,高遠的令人只覺得是傳說。

蕭淺歌驚詫不解的看著眼前的男人,眉宇間滿是困惑。

這樣聲名顯赫的他,為什麼要對她做出這種不要臉的事情?

墨庭笙見她那呆滯驚訝的模樣,薄脣更是翹起一抹不屑,譏諷的反問:

“怎麼?嫌少?”

蕭淺歌心裡一團火焰倏地升騰,他當真就把她當做那些爬床的女人嗎?

她真想扇他兩巴掌,再起訴他!

可是出手這麼闊綽,為人這麼霸道不羈,在這A城,除了墨庭笙還能有誰?

墨庭笙是什麼人?就算她去報警打官司,最後都只會被人當做笑話看,甚至會落得更慘痛的後果。

而她還要為那可笑的清白做出不利於自己的事情嗎?

蕭淺歌冷冷的苦笑,看著支票上的七位數,她眸子微亮,緩緩站起身,撿起地上的婚紗穿上。

邊穿便從容不迫的說道:

“我不要你的支票,我想以此兌換墨先生的三個條件。”

她接下來要拿到陸白秦和夏靈兒謀害她父母的證據,還要將身為當紅花旦的夏靈兒和作為娛樂公司老總的陸白秦毀掉,以她的自己能力,太過艱難。

如果有墨庭笙的三個條件作為幫忙,相當於如虎添翼。

墨庭笙狹長的鳳目微眯,這才用清淺的目光淡漠的打量眼前的女人。

那是一張精緻的鵝蛋臉,上面鑲嵌著十分清秀的五官,哪怕化著紅妝也讓人感覺不到絲毫的妖嬈和嫵媚,反而透著冷清和乾淨,猶如深山的古井,讓人賞心悅目。

尤其是那雙清澈的眸子,沒有絲毫的虛榮和花痴,反而是寧靜清華,仿若不染塵埃的雪地祕境。

他從未見過這種能讓他看上幾秒的女人,心神莫名的微動。

不過蕭淺歌微微側身時,他看到了她後背的黑色胎記,眸底瞬間湧起波瀾。

難道她,和當年的事情有關?

他腦海裡浮現出一場熊熊的大火,大火之中,一個黑影從窗戶跳了下去,可是被劃破的衣服裸露的脊背上,也有一模一樣的胎記。

漆黑的眸底無數深沉湧動,只是片刻,就歸於平靜,轉換為波瀾不驚的冷嘲:

“女人,你還真是高瞻遠矚,不過想要放長線釣大魚,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能力。”

說著,男人從床頭的抽屜裡扯出一份合約丟給蕭淺歌。

蕭淺歌撿起一看,是《包養協議》四個大字。

合約內容為:

“第一,手機必須保持二十四小時開機,隨叫隨到。”

“第二,出了門就是陌生關係,不能主動聯繫並且不能向任何人提及兩人之間的關係。”

“第三,甲方若說結束,乙方必須無條件遵守並且不能再糾纏。”

……

每一條都是霸王條款,乙方毫無地位可言。

也不知這份合同是為誰準備的……而且她只是要他的三個條件,就需要承受這麼多嗎?

蕭淺歌曾經最討厭的就是“情婦”,可是現在,想到陸白秦和夏靈兒的對話,她的手緊緊捏在了一起。

情婦又怎麼了?曾經她單純天真的留著自己的清白,到頭來得到的是什麼?

況且現在她的清白已經毀了,如果用身體和墨庭笙這樣的男人交易,就能讓陸白秦和夏靈兒付出代價,那麼,她願意!

她眸子裡的恨意和難過漸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波瀾不驚。

她撿起地上的筆,快速簽下自己的名字,便將合同遞給他,提醒道:

“希望墨先生不要忘記答應我的三個條件。”

“自然。”

墨庭笙掃了眼冷靜的她,揚出淡漠的兩個字,便轉身往裡面的房間走去。

蕭淺歌這才鬆了口氣,天知道他隨時隨地散發的強大氣場有多令人緊張,她一直在故作淡定而已。

想到外面的婚禮,她連忙站起身,撿起地上的衣服穿上。

此時墨庭笙已經進了浴室,屋內只有嘩啦啦的水聲傳來。

“墨先生,我先走了。”

蕭淺歌小聲的打了聲招呼,便打開門離開。

走出房間,她看見不遠處正有些人在四處奔走,好像在找什麼。

她有些擔憂的整理了下妝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看到白紗上面的那一點落紅時,她眉心微皺,擡起手指用力一咬,這才邁步往自己的化妝間走去。

化妝間內,陸白秦正在對服務員們交代:

“時間馬上就要到了,你們立即去找!一間房一間房的搜!”

蕭淺歌進門,就看到滿臉擔憂的陸白秦,和站在他身旁的穿著紫色伴娘服的夏靈兒。

夏靈兒長著一張瓜子臉,身子柔弱如柳,一看就讓人忍不住的疼惜,也能讓人聯想到年輕美好窈窕淑女這樣的詞語。

可偏偏這樣表面清純的女人,卻是一個不知羞恥的小三。

蕭淺歌壓下心底的恨意,走上前故作愧疚的說道:

“白秦,對不起,害你們擔心了,只是我忽然覺得還有些沒準備好,而且現在你父母也不同意,我想了想,還是等你事業更加穩定,我也得到你父母認可後,再結婚吧。”

其實之前是陸白秦三番兩次提出同居,她一向保守,為了滿足她,她才不得不提出結婚,哪怕她並不想那麼年輕就進入婚姻的殿堂。

現在她只覺得,曾經的她是多麼的傻。

陸白秦和夏靈兒相視一看,脣角不禁微揚。

之前是蕭淺歌催婚,現在能延後他們自然很樂意。

陸白秦走上前,深情的將蕭淺歌攬在懷裡安慰:

“好,淺歌,我尊重你的選擇,我等你,只要你準備好了,我隨時娶你。”

蕭淺歌聽著溫柔的話語,眸底掠過無人察覺的譏諷。

若是曾經,她會以為他體貼溫柔,現在她只會覺得他演技爐火純青。

她壓下心底的噁心,輕輕點頭,不動聲色的推開他。

陸白秦看著她受傷的手指和染紅的婚紗,拍了拍她的肩交代:

“那淺歌,你早些回去休息,剩下的事情我來解決。對了,今天又有不少公司找靈兒代言,你幫她斟酌斟酌哪個最適合她。”

“是啊,淺歌姐姐,現在我雖然是當紅花旦,但是有代表性的作品太少了,缺乏資歷和名氣,所以淺歌姐姐你一定要幫幫我。我想為陸總、為公司賺更多的錢。”

夏靈兒溫柔的說著,上前友好的挽住她的手臂,宛若兩人真是無話不談的好閨蜜。

蕭淺歌看著那牲畜無害的面容,心裡噁心,卻只能揚脣微笑:

“好,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幫你。”

她的笑容裡,帶著無人察覺的絕冷和算計。

第3章:女人,你還真是聽話

說完,蕭淺歌撇開夏靈兒的手臂,邁步走進換衣室。

夏靈兒和陸白秦並沒有聽出蕭淺歌話語裡的意味深長,他們偷偷的相視一笑,心裡依舊在為蕭淺歌忽然的決定感到開心。

兩人婚禮本來就是簡辦,所以並未引起什麼轟動。

蕭淺歌換下婚紗後,直接坐車回到辦公室。

她打開郵箱,果然看到不少公司的邀請。

夏靈兒以前只是她的助理,她在陸白秦勸說下放棄了仙俠電視劇《美人歸來》後,力薦夏靈兒替代自己。

夏靈兒本就是瓜子臉,極其適合古裝,加上那表面的清純和柔弱氣息,將痴痴追求男主卻不得善終的女主演繹的活靈活現,從而一炮而紅。

蕭淺歌之後也為夏靈兒規劃了合適的路線,所有的代言全是或唯美或清新或可愛或夢幻的主題,讓她成為當代的“鄰家女神教主”,聲名大噪。

此刻,蕭淺歌看著一份份邀請函,目光落在“雪藍兒誠邀……”那一封郵件上,嘴角揚起一抹絕冷的笑意。

曾經怎麼將夏靈兒捧上來,如今她也要讓她如何滾下去!

想著,她給夏靈兒發了代言的品牌,並且定好相應的行程。

另一邊,偌大的辦公室內,一抹高達尊貴的身影坐在總裁椅上。

助理萊森恭敬的走上前,將一疊資料放在墨庭笙跟前。

墨庭笙打開資料淡漠的掃視,白色的紙張上有著清晰的介紹:

蕭淺歌,25歲,因出演《短暫的不是煙花而是年華》文藝電影,憑藉其與生俱來的冷清淡然氣質走紅,卻因其男友、華夏娛樂的總裁陸白秦退居幕後,如今是夏靈兒的經紀人兼助理。

今日本該和陸白秦完婚,卻莫名取消。調查發現陸白秦和夏靈兒有染,蕭淺歌卻看似毫不知情,並且……

墨庭笙冷眸掃視著那一行行字,在看到“男友陸白秦”幾個字時,眸子微微一凝。

旁邊的萊森小心翼翼的打量墨庭笙,心裡滿是困惑。

總裁從來不曾在女人身上動心思,也從未和誰有過糾纏,這次怎麼會忽然調查一個他從未聽過的女人?而且還是一個戲子。

見總裁神色莫測,他又稟告道:

“總裁,蕭小姐明天要和夏靈兒去雪藍兒公司拍代言。”

墨庭笙薄脣揚起一抹冷冽的笑意。

蕭淺歌忽然取消婚禮,顯然是知道陸白秦和夏靈兒的事情,如今又幫夏靈兒處理事情,要了他三個條件……

他還以為她的條件會是更多的錢、權、名利,甚至成為墨夫人,沒想到她竟然是在利用他!

該死,這世界上還沒有誰敢算計到他頭上。

墨庭笙拿起手機,撥通資料上的號碼。

蕭淺歌處理好事情離開公司。

陸白秦跟在其後,體貼的道:“淺歌,我送你回家。”

蕭淺歌正想說話,包裡的手機忽然響起。

她拿出來一看,竟然是墨庭笙!

想起上午在酒店發生的那些畫面,她心跳莫名加快,生怕被陸白秦發現。

可想起第一條合約,她又不敢不接電話。

她只能擡頭看向陸白秦:“不用了,最近公司很忙,而且明天靈兒要和我出發,第一次代言勢頭很猛的新銳黑馬化妝品,你仔細跟她交代下注意事項,我今晚和朋友約好了。

“淺歌,你放心,為了公司,為了你,為了我們的將來,我一定會好好栽培靈兒,你小心些。”

陸白秦俊帥的臉上滿是關心和柔情。

蕭淺歌看得心底發冷,表面笑容卻是愈加淡然。

眼看著陸白秦轉身回了公司,她才接通電話。

還沒來得及說話,電話那端便傳來冷硬的聲音:

“女人,這麼快就忘記了合約上的內容,還是這麼快就想挑戰我的耐心?”

話語裡帶著明顯的怒氣。

蕭淺歌不由自主脊骨發涼,頓了頓,才小聲道:

“剛才有人在,墨先生的合約上不是寫不能讓任何人知曉我們之間的關係麼?我也是為墨先生著想。”

“你倒是伶牙俐齒,三十分鐘內,到御盛豪庭。”

電話掛斷,只剩下冰冷的嘟嘟聲。

蕭淺歌看了看時間,連忙招的士往御盛豪庭趕去。

一路上,她都在斟酌墨庭笙找她的用意。

下了車,看到只有五分鐘不到的時間,她又連忙往短信上的詳細地址小跑趕去。

御盛豪庭是本城知名的樓盤,每棟樓都是獨立的別墅。

所有保安和守衛似乎知道她會來,沒有進行任何阻攔。

蕭淺歌到達一別墅後,按了門鈴,心跳更是加速。

一會兒時間,門被打開,竟然是墨庭笙本人開門!

墨庭笙看著門口的她,不同於上午所見時的濃妝豔抹,此刻的她穿著牛仔褲配白色襯衫,臉頰泛紅,額頭還有著微汗。

該死!

墨庭笙擡起手看了看腕錶,時間剛好。

他不禁冷哼:“為了得到你想要的,你還真是聽話。”

蕭淺歌聽不出他話語裡的情緒,只能低頭微笑:

“多謝墨先生誇獎。”

墨庭笙看著她畢恭畢敬卻十分客套的態度,心底更是升騰起一團火。

他拽住她的手臂一把將她扯進門,猛地抵在牆壁上,另一隻手將門關上。

他大手扼住她的脖頸,深沉寒鷙的目光緊鎖著她:

“女人,是不是只要能得到你想要的,不管是誰你都會攀附諂媚?”

她既然只是為了復仇而接近他,那能幫她復仇的人、能讓她產生報復心理當做失戀發洩的男人,她都會接受?

蕭淺歌脖頸傳來疼痛,她感覺呼吸極其困難。

墨庭笙全身所散發的駭人寒氣,宛若冰原上的一匹蒼狼,隨時都會把她吞入腹中化為血水。

她第一次感覺油然而發的恐懼,也是第一次感覺,死亡離她這麼近。

就在她以為自己會就此死掉時,墨庭笙的大手卻鬆開了她的脖頸,順勢滑落到她的衣領處。

“嚓”的一聲,所有鈕釦迸裂。

女子的美好露出,蕭淺歌驚慌的伸手就要捂住,墨庭笙卻猛地扣住她的手,將她雙臂壓在冰冷的牆壁上,寒眸冷噙著她:

“昨天設計攀上我,今天這麼快就裝純潔?看看,你這身體上還有痕跡。”

說話間,他的大手用力將她的頭壓下。

蕭淺歌痛得眉心緊蹙,看著身上的痕跡,她臉色瞬間羞紅,抿著脣解釋:

“墨先生,我沒有設計你,我也沒有裝純潔,我只是……”

“既然沒有裝純潔,就收起你這副被逼良為娼的模樣,給我解開!”

冷硬的命令落地,墨庭笙拉起她的手往腰間放去。

蕭淺歌嚇得臉色發白,下意識的想要縮回手,可是手卻已經被迫覆在了他冰涼的皮帶上。

看著面前俊冷矜貴的男人,想到復仇,想到那三個條件,她只能伸手,緩緩解皮帶。

可是她從來沒有解過男人的皮帶,她緊張的摸索著。

那小手隔著褲子在那裡磨來蹭去,墨庭笙眸色愈加暗沉。

蕭淺歌只以為是她的愚笨惹怒了他,她連忙解釋:

“墨先生你等等,我這就能解開。”

說著,她連忙蹲下去,想要仔細的研究皮帶的構造,卻倏然摸到了東西。

哪怕隔著上等的西裝褲子,她也感覺到炙熱的滾燙……


更多精采文章請見滔客:https://talk.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