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油四輕回饋金成為俎上肉 中油又奈何 只好「硬」起來

焦點傳媒社 (2020-12-07 14:3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中油四輕回饋金成為俎上肉?吃相難看 中油又奈何 只好「硬」起來
【記者史家羚、張淑慧/高雄報導】在台灣一些工公共工程或有利國家經濟的政策,常常成為有權卡住預算的立委諸公們手中利器;特别是工業火車頭中高耗能、污染的石化業,以中油而言,從林園事件起至今,若是中油沒有拿出所謂的地方回饋金,幾乎一切工程都告停擺,那知「習慣」成為「習氣」,回饋基金在地方成為政治選舉綁椿的「福利」,在全球新冠病毒侵害,中油獲利不如預期下,為了提升中油在國際的競爭力,也要依法來硬的,不讓中油成「海底撈」。

國營事業就應受氣嗎;卅年前,台灣為了發展,包括油水電等單位都(無法)不得不拿出一筆可觀的回饋地方金,甚至解決民生問題的資源回收焚化爐工程也逃不掉,久而久之回饋金使用不當而釀成政治派系的對立,已是不爭的事實,企業回饋地方的制度確有必要重新檢討。

以中油公司新三輕更新為例,投資469億元興建一座70萬噸乙烯的輕油裂解工埸,在環評會上被迫必須回饋當地27項地方建設,回饋金額高達20多億元,是新三輕主體設備的10%。

民主社會中的石化業就要任人宰割嗎,不是的,因中油是國營企業,預算必須送立法院審議,才遭有心人士以民意為由「有利可圖」,換成民營業者徒增10%的回饋機制增加投資成本,寧可不賺也不當冤大頭。相對的,若是民營企業造污染,只好受罰,沒有折扣可言。

獨特回饋機制在全世界罕見,只有在台灣才會發生,企業不是反對賺錢的回饋地方,而是認為回饋金要把錢花在受影響的人民身上,而不是花在那些「政治人物」用來選舉綁椿。

其實,地方基礎建設是政府的權責該做的事,如今本未倒置「是非不分」全推給國營企業去扛,這樣的施政不合乎行政權的區分。


回饋機制執行不當也會淪陷為集團觸法溫床,不同黨派的立委藉審查國營企業預算,為了要達到黨的要求,一邊揚言要砍預算,另一邊的以抗議做手段,強取回饋利益才是他們真正目的。

中油花八千餘萬元回饋石化事業部所在地林園闢建中芸漁港連通道路,在說明會上二位中央與地方的民代,為了在百姓前邀功,就爭的面紅耳赤,相互叫罵,不歡而散。

還有,陳菊執政時代的市政府召開中油回饋六億元,清水岩路連接台17線〔沿海路〕的說明會,地方議員與某里長為闢建該路道的必要性,針峰相對,惡言相向。


中油回饋地金就像是超市廉價商品般,購物者為此大打出手,相對的,地方人士為錢爭利,也破壞鄉里和諧的實際案例層出不窮,「中油人」員也知道這種事情還再不斷發生,其他地區也有類案件發生,中油的回饋金給市政府,同樣得罪在地的民意代表,中油其實很無奈。

廿年前,中油為了更新三輕,在環評會上因地方要求回饋27項地方建設,這些項目有些是政院跨部會的權責,要求中油照單全收,中油只有聽話的份,屁都不敢放,在位者怕官位不保,地方人士也死盯著看看有那位不答應的人,將會是「專案辦理」。

國營企業設立回饋金是給附近居民做補償用途,希望工廠附近居民能受惠,目前中油很多回饋項目都不是居民的迫切需要。企業賺錢回饋地方理所當然,不過把地方建設責任全推企業,不完全正確,况且很多回饋項目都是地方那些「特定人士」的個人意見,跟本没有急迫性,這樣回饋機制形成另一種浪費公帑。

最近,中油四輕更新計劃尚未啟動,某立委就整理地方里長需求,向中油爭取選區的地方建設高達30多億元,但礙於法令規定中油無法執行這樣預算編列,這委立委只好在立法院以中油工安環保做不好,數落中油一番。

900億元的四輕更新計畫尚未正式啟動,爭取回饋金運用,地方政治人物就已經你爭我奪,針鋒相對,讓中油無辜成為政治綁椿的「俎上肉」,任政治人物予取予求宰割;其實,這種回饋基金制在地方擺不平,不只在中油有此困境,中鋼、台電等國營企業更是順了姑意、逆嫂意,真是難為!
回饋機制如何拿捏,若是介於私相收受和利益輸送與恐嚇取財的灰色地帶,承辦人稍有不慎,就成為貪汙共犯。公務人員怎受得起為公家辦事,自己卻賠了一生。
【圖/翻攝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