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利股份IPO:離職率高用工壓力或激增 庫存積壓佔比高

北京新浪網 (2020-11-05 11:5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來源:權衡財經

  文:權衡財經研究員裘莉

  編:許輝

  論製造業,繞不開勞動密集性的鞋業生產,一邊是這樣的報導:鞋業觀察,大量訂單迴流國內,中國製造凸顯優勢。不少外企將當地訂單轉移至中國工廠,近幾個月來國內外貿鞋廠訂單迴流現象顯著;另一邊則是女子多次辭工被拒,陽新縣富宏鞋業「強迫」勞動引發糾紛。第一產業是基礎行業,事關民生就業,這行業,催生了不少的代工巨無霸。

  中山華利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華利股份)即是其中一家,擬於創業板上市已在11月4日過會。本次擬公開發行不超過11,700萬股人民幣普通股,占發行后總股本的比例不低於10%。此次IPO擬募資38.4億元,用於越南鞋履生產基地擴產建設項目;緬甸世川鞋履生產基地建設項目;中山騰星年產3,500萬雙編織鞋面擴產項目;華利股份鞋履開發設計中心及總部大樓建設項目;華利股份運營信息系統升級建設項目;補充流動資金9.6億元。

  此次IPO華利股份面臨的問題並不少,超級家族企業控股,子公司虧損數量多;離職率高,2020年半年離職超4萬人,用工壓力激增;應收與存貨高企,庫存商品佔比高;關聯交易頻繁;子公司處罰眾多;產能下滑等。

  超級家族企業控股,子公司虧損數量多

  華利股份成立於2004年9月2日,主營研發、設計、生產經營各種鞋底、鞋材、鞋類產品等業務,法定代表人張聰淵。今年72歲的張聰淵中國台灣人,具有超過50年的鞋履製造經驗。本次發行前張聰淵及其妻子周美月、長子張志邦、長女張文馨、次子張育維5人組成張聰淵家族,是華利股份的實際控制人,該家族通過Charm Smart Holdings Limited俊耀集團有限公司簡稱:香港俊耀)、中山浤霆鞋業有限公司(簡稱:中山浤霆)間接控制華利股份97.23%的股份;此外,華利股份的剩餘為永誠伍號和永誠陸號,為2019年6月新增股東,分別持有華利股份1.54%股份及1.23%股份,均由永誠資本擔任執行事務人,屬於股權投資。本次發行完成後,張聰淵家族合計控制的公司股份仍將超過87%。

  此外張聰淵家族先通過家族控制的中國香港公司收購了15家越南工廠和多米尼加工廠、收購24家貿易公司的貿易業務,再通過華利股份旗下子公司收購了中國香港的15家公司;張聰淵家族還將原與華利股份形成關係的公司進行出售、註銷等操作。目前,與華利股份主營業務相關的全部資產均已納入發行人體系,資產重組已經全部完成。經過一系列操作,華利股份儼然成為了一個全新的巨無霸鞋企。公司共有43家子公司,包括5家境內子公司、18家越南子公司、16家香港子公司、2家台灣子公司、1家多米尼加子公司和1家緬甸子公司。中山為管理及開發設計中心,香港、中山為貿易中心,越南、中國、緬甸、多米尼加為加工製造中心。截至目前,公司在越南、中國、多米尼加、緬甸等地共有 21 家製鞋工廠,2019 年鞋履產量超過 1.8 億雙,是全球為數不多的產量超過 1 億雙的運動鞋專業製造商之一。權衡財經iqhcj注意到華利股份的香港16家子公司2020年上半年有7家虧損,2020年上半年越南子公司有10家虧損,2家台灣子公司、1家多米尼加子公司和1家緬甸子公司2020上半年全部處於虧損狀態。同時招股書中披露的實際控制人張聰淵家族控制的120家其他企業中2019年有83家處於虧損狀態。

  華利股份業務主要由下屬各全資子公司具體負責經營,母公司主要負責對控股子公司的控制與管理,公司利潤主要來源於各子公司,現金股利分配的資金主要來源於子公司的現金分紅。雖然各子公司均為公司全資控股的經營實體,公司已建立了較為完善的內部管理和控制體系,制定了子公司管理制度對各子公司進行管理,對子公司現金分紅進行了規定,但公司仍然存在對子公司管理不善而導致的經營風險。值得注意的是,張聰淵家族擔任董事或高管,一旦通過行使表決權對公司的重大經營、人事決策等施加不利影響,侵犯其他股東的利益也是很容易的。

  離職率高,2020年半年離職超4萬人

  華利股份從事運動鞋履的開發設計、生產與銷售,主要為 Nike、Converse、Vans、Puma、UGG、Columbia、Under Armour、HOKA ONE ONE 等全球知名運動品牌提供開發設計與製造服務,主要產品包括運動休閑鞋、戶外靴鞋、運動涼鞋/拖鞋等。

  2017-2020年1-6月華利股份的營收分別100.92億元、123.88億元、151.66億元、69.31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1.09億元、15.32億元、18.21億元、7.75億元,營收與利潤規模巨大。

  公司產品主要為運動休閑鞋,報告期內運動休閑鞋銷售額佔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均超過 70%,佔比一路上升,到2020年1-6月佔比達83.34%。2017年-2020年1-6月,運動休閑鞋的毛利率分別為24.86%、26.69%、25.31%、24.21%;2019年運動休閑鞋毛利率下降1.39個百分點,華利股份稱主要原因系公司增加人員儲備,人力成本上漲及公司加大對廠房設備等固定資產投資導致公司2019年成本增長幅度大於產品單價增長幅度;2020年1-6月公司運動休閑鞋毛利率下降1.10個百分點,華利股份稱主要原因系2019年公司增加人員儲備和固定資產投資,受今天衛生環境影響,2020年 1-6月訂單不及預期,生產銷售規模有所下降,導致當期公司單位成本的增長幅度超過單價增長幅度。同時公司戶外靴鞋毛利率連續幾年下滑狀態,運動涼鞋、運動拖鞋等毛利率也處於波動下滑狀態。

  權衡財經iqhcj注意到連續兩年的毛利率下滑,華利股份解釋原因都提到了人力成本,及增加人員的問題。然而事實上,華利股份的離職人數確實也是龐大的,面臨的用工壓力著實不小。

  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及2020年1-6月末,華利股份及下屬子公司員工人數合計分別為111,366人、124,383人、135,913人和110,292人;公司及下屬子公司境內員工人數分別為3,499人、3,891人、3,940人和2,188人。華利股份2020年上半年離職超過4萬人,離職率達到27.31%,超過以往全年離職人數,其中基層生產員工減少1.9萬人,到6月底,在職員工約11萬人。

  鞋履製造屬於勞動密集型產業,人力成本是生產成本的重要組成部分。公司主要生產基地位於越南,越南勞動力充足,人力成本相對較低,但隨著越南經濟的不斷發展,以及更多企業將生產製造環節轉移至越南,越南的勞動力成本不斷上升。如果公司不能有效應對勞動力成本上升帶來的挑戰,合理規劃和布局,將對公司經營獲利產生不利影響。

  應收與存貨高企,庫存商品佔比高

  華利股份營業收入主要來自美國和歐洲,合計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99.31%、99.13%、98.53%和 99.30%,主要客戶為 Nike、VF、Deckers、Puma、Columbia 等全球知名企業,客戶相對集中。2017年、2018年、2019 年和2020年1-6 月,公司前五大客戶收入占公司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83.01%、84.57%、86.14%和89.47%。其中 Nike、VF、交替位居華利股份前五大客戶的第一大和第二大客戶。值得注意的是華利股份的製鞋工廠主要設於越南等人力成本相對較低的國家和地區,產品主要銷往美國和歐盟,越南與美國暫未簽訂正式的自由貿易協定,近年來,貿易保護主義抬頭,逆全球化思潮顯現,貿易摩擦時有發生。如果國際政治、經濟環境或者進出口國的貿易政策發生重大變化,將可能對公司業務的發展產生重要影響。

  權衡財經iqhcj注意到,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和 2020年6月末,華利股份的應收賬款分別為13.33億元、17.23億元、22.31億元和16.88億元,占各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3.32%、13.91%、14.71%和24.36%,逐年上升狀態。公司應收賬款餘額較大,未來如客戶自身經營不善或發生財務困難,將存在部分應收賬款發生壞賬的風險,進而對公司業績產生不利影響。報告期內各期末,華利股份存貨賬麵價值分別為13.72億元、19.04億元、22.32億元和19.61億元,占各期營業成本的比例分別為17.83%、20.29%、19.67%和36.61%。值得注意的是存貨構成中,原材料佔比與庫存商品佔比較高,其中庫存商品佔比逐年增加,由2017年的29.57%增長到了2020年1-6月的36.38%。若原材料市場、客戶需求發生重大不利變化,可能導致存貨跌價風險,將給公司經營業績產生不利影響。

  關聯交易頻繁

  2017年與2018年公司與頂倢行存在較大的關聯採購,採購額分別為1.583億元和1.681億元。值得注意的是頂倢行成立於中國台灣,是公司實際控制人控制的企業。公司的委外加工方中,越南永川、鋐威投資有限公司、越南永隆有限公司、Oswald Global Limited 與發行人存在關聯關係。越南永川鞋業有限公司,設立於越南。香港麗錦曾經的子公司,香港麗錦於2019 年7月將其出售。鋐威投資有限公司是發行人實際控制人控制的企業,2017年委託加工金額達6,403.81萬元,其從2018年下半年起不再從事鞋類鞋材生產加工服務,公司已停止與其委託加工業務;越南永隆有限公司2017年委託加工金額為3,134.88萬元,於2018年9月註銷,是發行人實際控制人曾經控制的企業。截至2020年6月3 日,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投資、施加重大影響的其他企業,以及公司實際控制人近親屬控制、投資、施加重大影響的企業共有16家。

  報告期內,發行人向關聯方採購商品總金額分別為3.35億元、3.08億元、1.26億元和0.7億元,分別占當期營業成本的比例為4.35%、3.28%、1.09%和1.30%,主要包括鞋類原材料、產成品等;發行人接受關聯方提供勞務及服務金額分別為1.46億元、0.78億元1億元和 0.68億元,分別占當期營業成本的1.90%、0.83%、0.86%和1.27%;發行人向關聯方銷售商品金額分別為1,570.01 萬元、2,106.20萬元、5,098.11萬元和1,025.28 萬元,分別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0.16%、0.17%、0.34%和 0.15%;發行人向關聯方提供勞務及服務的金額分別為1,975.38 萬元、2,060.96 萬元、1,966.86 萬元和590.44 萬元,分別占當期營業收入的 0.20%、0.17%、0.13%和 0.09%;發行人作為出租方向關聯方取得的租賃收入主要來自於房屋租賃,報告期內金額分別為46.80 萬元、219.95 萬元、240.40 萬元和95.84 萬元;發行人向關聯方購置資產金額分別為7,441.93 萬元、4,626.21 萬元、598.41 萬元及24.40萬元;發行人向關聯方出售資產金額分別為21.34 萬元、3.88萬元、122.41 萬元和121.35 萬元。

  子公司處罰眾多

  華利股份眾多的子公司受到的處罰不斷,包含了環保方面,稅務及海關方面 ,消防等各個方面。據招股書披露的華利股份境內子公司受到的行政處罰不少,其中因項目所需配套的環境保護設施未經竣工驗收合格,已將生產項目主體工程投入生產使用而受到的累計罰款為15萬元。中山騰星沙邊分公司因2018 年 4 月 1 日至 2018 年6 月 30 日增值稅地方教育附加、教育費附加、城市維護建設稅未按期進行申報罰款200元。越南子公司受到的行政處罰次數相對較多,更不省心。其中受到的罰款金額超過 1 萬元的行政處罰累計就有24項之多,累計罰款轉換成人民幣合計超150萬元。還存在消防方面的行政處罰累計5項。

  除了上述的問題之外,權衡財經iqhcj還注意到報告期內,華利股份的產能利用率分別為 90.19%、94.92%、95.28%和 85.69%產能利用率出現下滑;同時華利股份層薪酬水平較高,包括張聰淵、張志邦、張文馨、張育維4人在內合計8名董事或高管在華利股份領取的薪酬達到4052.44萬元;同時,其獨立董事津貼為每28.20萬元(稅前),每月平均發放,而A股多數公司給獨立董事發的津貼在6萬~8萬元。

  如此龐大的華利股份,此次衝刺創業板已然過會,邁出了上市的第一步,未來發展如何,權衡財經iqhcj和大家共同關注。